书域网 > 恶毒女配伤不起 > 063 冤家路窄(1)

063 冤家路窄(1)

书域网 www.shuyu.org,最快更新恶毒女配伤不起 !

    顾子期和温珂歆!

    真是冤家路窄,昨天才在顾家老宅见到他们,今天便又碰到了他们!

    趁他们没注意到自己,陆琦忙转过身子,准备不动声色地开溜。

    经验教训告诉她,遇到男女主,免不了要起争执,还不如及时地撤走,省得耽误了正事。

    刚迈出几步,手中的电话就传出了她“妈”的声音,“然然,你到了?”

    陆琦赶紧将手机放到耳边接听,并小声道:“是的,妈,我到兴隆广场了,你具体方位在哪?”

    “我在凯旋西餐厅。”

    凯旋西餐厅!!!这个餐厅又在哪儿?

    陆琦握着手机在自己所站的位置环顾了一遍,并没看到凯旋西餐厅的标志。

    然而还没等她小声地细问,她“妈”已经率先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无奈地叹了口气,这下她只能靠着导航或者问路找过去了!

    温珂歆才下车没几分钟,便瞧见了一个和汪莹然身形十分相似的女人,不过因为背对着她,她并没看到正面。

    顾子期发现她朝一个方向若有所思地盯着瞧,心中觉得奇怪,忙碰了碰她,“怎么了?珂歆。”

    “子期。”温珂歆摇摇头,对他柔柔一笑,“不知道是不是我刚才看花眼了,竟然好像看到了汪莹然的身影。”

    “汪莹然?”顾子期听到这个名字,本来舒展的眉毛不由地重新皱了起来,“如果是她,那还真阴魂不散!好了,别提那个扫兴的女人了,我们先去凯旋,然后再去试礼服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温珂歆轻轻地点点头。

    陆琦凭着导航,总算是在十分钟后找到了凯旋西餐厅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门口,她再一次地迎面碰到了顾子期和温珂歆。

    这次,她想躲都没来得及,因为顾子期和温珂歆显然也看到了她。

    顾子期冷脸盯着她,劈头盖脸地质问道:“你是在跟踪我们吗?”

    陆琦懒得与他争论废话,直接忽视了他们往里走去。

    顾子期还是第一次见汪莹然(陆琦)对他完全忽视的行为,心里禁不住有些恼火,她如今倒是愈发的会拿捏作态了。

    明明在兴隆广场上的时候,就有偷偷摸摸地跟在他们附近,现在还不承认,真是可笑!

    陆琦找到她妈和汪文阳的那一桌,惊讶地发现,只不过才一个多星期,这个汪文阳就仿佛老了十岁。

    一脸的胡渣,眼睛里面布满了血丝,西服衬衣也是皱皱的,和以前意气风发浑身散发着成熟魅力的,完全是判若两人。

    “然然。”他尴尬地朝她一笑,“坐吧。”

    陆琦微点了下头,坐到沈雅兰旁边。

    汪文阳看向她,犹豫地问道:“然然,听你妈说,你有事情想跟我详细地谈一谈?”

    陆琦从进来看见他的落魄模样开始,心中便甚是爽快,出轨的、对家庭好不负责的男人就该沦落到这样的下场!

    想必,他那个和她年龄差不了几岁的情人,在他一无所有后,对他肯定是比不上从前了。

    “我俩其实没什么好谈的。”她摊了摊手,实话实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为什么......”汪文阳刚问出口,忽然一愣,嘴角泛起苦笑,“你是怕我对你妈不利?”

    陆琦没有点头,也没回答,但意思已经表现的相当明显。

    “然然,你是不是很恨我?”汪文阳再次不死心地追问道。

    “以前我特别恨你。”陆琦看向他的眼神平静而又冷漠,“恨你为什么从来不喜欢我,恨你对我的冷淡态度,恨你打我,但是我现在不会再恨你了,因为你现在对我而言,就是一个熟悉的陌生人而已。”

    这话她是代替以前的汪莹然说的。

    汪文阳听到她的这番话,眼神黯了下去,“对不起然然,以前做了很多的错事伤害了你。”

    说一声对不起,就想要她心软,然后原谅他吗?

    她又不是女主,有着广阔的心怀能原谅曾经对不起自己的人。

    陆琦冷笑:“我可以接受你的道歉,但别妄想我这辈子会原谅你。”

    “文阳,我只想问一句,你后悔吗?”沈雅兰这次看到他,也是心中感慨万千,如果当时他没有执着于想要儿子、视然然为“仇敌”般,如和平常人家的父亲对女儿那般疼爱,然然今天也不会这样的痛恨他!

    如果他经受得住外面各种诱惑,不为所动,把她一直放在心底,也不可能出轨。

    汪文阳强扯出一丝笑,“可惜世上没有后悔药。”

    直到今天,他才真正地看清了那个所谓的情人,原以为她当自己是“无比坚定”的真爱,却在他一无所有的刹那,搜刮了他所有的钱,毅然决然地带着他的儿子偷偷走了。

    “我给过你很多次机会。”沈雅兰嘴角也扯出一丝苦笑,像是在笑自己曾经的傻,“我以为你会认清外面是逢场作戏,没想到你把小三还真得当作了真爱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雅兰。”汪文阳声音里带着无限的低落,“是我太不是人了!我竟然对自己的老婆和孩子做出这样畜生不如的事!”他越说越梗咽,“我现在才知道你的好,雅兰你知道吗,我这几天经常在想我们当时一起创业的日子,虽然艰辛,却很幸福。现在一切都回不去了!”

    陆琦皱起眉,一副毫无波动的样子,“你今天找我们出来就是说这个的?”

    他这样卖力地博取同情,说实话,若不是经历了被他差点活活掐死的事,她可能还真得被打动了呢。

    她能敏感地察觉到,沈雅兰在听完他的一席话后,神色明显有了些许柔和。

    这足以说明她的心中起了波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