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域网 > 恶毒女配伤不起 > 0155 电话顾老

0155 电话顾老

书域网 www.shuyu.org,最快更新恶毒女配伤不起 !

    陆琦以为是送外卖人员,走去通过电子可视门眼一瞧,门外站的竟然是容嘉和付晓菡。

    他们怎么这一大早就过来了?难道也是看到了微博上面的爆料信息?

    怀着疑惑,陆琦忙把门打开:“容嘉、晓菡你们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“容嘉来找顾城有事,我正巧也来找你。”付晓菡抢先替容嘉回答道。

    顾城看到容嘉来了,并没表现出多么意外,两人对视一眼,然后便默契十足地一同去了书房。

    付晓菡今天表现的倒不像往常那般八卦,看她欲言又止的表情,陆琦就可以猜出,她肯定是知道了微博上爆料的顾城身世。

    “莹然,我在微博上看到了一条对顾城声誉特别不好的爆料。”终于付晓菡犹豫了一会,还是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陆琦抿着唇,眼里冷光熠熠:“顾城已经让律师发律师函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到底是谁在胡编乱造?”

    陆琦撇撇嘴,“还能是谁,顾子期呗。”

    顾子期竟然利用舆论来打击顾城,那么他们同样也可以用舆论摧毁他。

    陆琦心里隐隐有了个主意。

    “他到底和顾城有着神马仇,神马怨,上次雇人谋杀,这次又......”付晓菡的语气里充斥着不可思议和愤霾。

    陆琦没吭声,只是翻看着自己的手机出神。

    现在的情况是这则爆料想必已经被众多人知晓了,即便顾城让律师向那个知名大V发了律师函,也免不了会背上“私生子”这个嫌疑。

    陆琦拿了顾城的手机,试了几次解了锁,找到顾老和石叔的号码,记了下来。

    记好号码,她起身便往外走:“晓菡,我出去一趟,等会有外卖过来,你帮我拿下。”

    “诶,莹然你去哪?”付晓菡见她什么都不说的就往外面走,忙跟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回家。”陆琦说着已经换好了鞋。

    付晓菡赶紧也随着她换好了鞋,然后跟着她出了门:“我陪着你一起吧,现在顾子期这么危险,万一他害完顾城又想来害你呢。”

    回到汪家,陆琦在房间里找出微型录音器,开启电脑把录音器连了上去,点击播放。

    里面首先传来的是护士小姐询问和两名黑衣保镖的阻拦声,陆琦没有耐心一句句的听下去,便拖了快进,直拖到了和顾子期对话的那段。

    顾子期:“汪莹然,没想到你还能找到这里。”

    陆琦:“顾城不在了,我来代替他看望下老爷子,怎么?你怕我把你做过的谋害顾城的事告诉老爷子吗?”

    顾子期:“就算你说了,又能怎样?你以为老爷子会相信你这个外人的话吗?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旁边的付晓菡在听完录音后,从一头雾水的懵逼模样瞬间转变成满脸的讶异:“莹然,你这个是什么时候录的?”

    “去看望顾老的时候。”陆琦边说边继续着手中的动作,先快速地复制了几份原录音文件,再用音频剪辑软件把这部分的录音给截取了出来,之后传到了自己手机上。

    付晓菡很兴奋:“这可是顾子期承认雇凶杀人的证据啊,莹然你是要把它交给警方,还是传到网上呢?”

    陆琦摇摇头:“顾子期的父亲可是政府要员,有他的一句话,警方只会判定我这个是合成的录音,还可能会被倒打一耙,被披上‘诽谤’的罪名。”

    就像顾城所说的,有顾锦志在,那么想要让法律来制裁顾子期,就绝非易事,她直觉解决问题的关键还是在顾老爷子身上。

    但依照顾城的性格,他是不可能去主动找顾老爷子的,那么就让她来做咯。

    陆琦打电话给顾老之前,为了防止出现他们不接听陌生人电话的可能,便分别给他和石叔都发了短信,告知了自己的姓名。

    结果信息还没发过去一会儿,顾老便亲自给她回过来电话。

    “小丫头。”顾老略带沧桑的低沉声音从话筒中清晰地传过来:“这次找我是不是又为了顾城的事?”

    “呃。”她还没说出目的,就被他给猜中了,一个两个都是這样,陆琦都怀疑顾城每次能够轻易看穿她心思是遗传了顾老这头老狐狸,“对,顾老您知不知道网上现都在流传顾城是私生子这事?”

    另一端沉默了大概几十秒,像是在消化她的话,顿了一会才复又开口道:“刚从你口中得知。”

    陆琦深深吸了口气平复此刻有点纷杂的心情:“您就不好奇这个消息是谁让大V爆出来的吗?”

    顾老叹息一声:“小丫头,你想说是子期做的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亏是顾老,不用我说就猜到了。”

    顾老又是一阵叹气:“都是一家人,何必要都斗个你死我活呢?”

    陆琦听了不由嗤笑道:“顾老,你们顾家应该从来就没把顾城当做是一家人吧?您亲爱的孙子甚至想置顾城于死地,害得他差点真的就死掉了!”

    其实从顾老的话中,陆琦有意识到,顾老对顾城有愧疚,但最疼爱的还是顾子期。

    被她质问的顾老不怒反笑:“呵呵,顾城有个这么为他打抱不平的姑娘真是好福气,说吧你想我怎么做?”

    Excuseme?这个时候适合打趣她吗?

    不过倒是省去了她原先想用录音威胁他的念头。

    “顾老,顾城是您的儿子,这是他不可更改的事实,也非他自身能够选择的。”陆琦努力斟酌着言辞:“这点您应该很清楚,他心里一直有这个结,小心翼翼地走到今天真得很不容易.....”

    “小丫头......”顾老有些听不下去了,忍不住打断她的话:“别煽情了,需要怎么做我配合便是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煽情。”面对顾城的事,不知道为什么她就特别容易激动:“我想让顾老和顾老夫人对外发布声明,并且全力起诉那个知名大V及相关媒体造谣侵犯名誉权,赔偿顾城精神损失费一百万。”哈哈哈一百万她胡诌的,有人撑腰就是如此棒啊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答应你。”顾老一口答应下来,可也提出了自己的要求:“但条件是,我要见顾城一面。”

    要见顾城这个条件不算多刁难,还是能够接受的。

    陆琦松了口气:“可以,但您必须要尽快发布声明,还有起诉一些跟风造谣的媒体。”她才不管顾老会用何种办法说服顾老夫人,只要她的目的达到就行了。

    她深知,由顾老以及顾老夫人对网上的“谣言”做出回应,肯定是要比顾城本人更加有说服力。

    和顾老结束通话,陆琦如释重负。

    一旁充当透明人的付晓菡眨巴着大眼睛,兴奋地看着她:“莹然,你刚刚浑身都散发出护夫的架势,顾城要是听到了你方才和顾老爷子的对话,肯定得感动死,啧啧......”

    陆琦扶额,无奈道:“你别在容嘉和顾城面前多话,我就感谢天感谢地了。”

    唉,她打电话“求助”顾老,被顾城知道了,指不定会生气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