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域网 > 恶毒女配伤不起 > 0189 你已经患上臆想症了

0189 你已经患上臆想症了

书域网 www.shuyu.org,最快更新恶毒女配伤不起 !

    顾子期并没动,“我想问你一件事,是不是你对珂歆和叶映下药的?”

    果然她猜对了,顾子期现在的反常是和温珂歆有关系的。

    不过他一下子便把下药的“罪魁祸首”推到她的头上,莫不是他爱温珂歆已经爱到可以忍受女主肉体的“背叛”?

    若真是如此,陆琦不得不对他发自内心的佩服!

    “我没有下药。”陆琦直截了当地回答。

    当时她倒是有想通过某种方法来使温珂歆和叶映顺其自然的滚床单,可是还没等她去想到好办法,容嘉的手下便在顾城的指示下率先行动了。

    如果是她做的,她会承认,但这件事并非她所为,她凭什么要去背这种莫名其妙的锅?

    听到她的回答,顾子期脸色重新变得难看,他忍不住质疑道:“你没骗我?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回答你了,请下车。”陆琦再次冷漠地重述。

    她实在懒得跟他多费口水,况且她也不在乎他相信与否,他信也好,不信则罢,跟她有半毛钱的关系?

    再说一直以来,汪莹然在他眼里不都是个破坏他和温珂歆关系的恶毒女人吗?

    顾子期闻言,仍然没有动作,只是眼神空洞地注视着前面,忽地他自嘲一笑:“方才我的确是在想,是不是你对我还没死心,才出此下策来离间我和珂歆间的感情,但......”他顿了顿,笑容越加苦涩:“你刚刚对我说话的语气和表情,就好像我真的是个毫无交集的陌生人,看来你真的是从过去里走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陆琦忍住要翻白眼的冲动,皱眉道:“还有事吗?我着急回家。”她不是汪莹然,对她来说,顾子期还真的属于没什么关联的陌生人。

    不,也不能算是陌生人,他曾经可是三番五次地想要害她,应该划归为仇敌,所以她现在并不想同他叙旧。

    然而,顾子期却似乎没有听出她的“弦外之音”,自顾自地说:“想想,我真得是挺混蛋的,为了报复,出气,对你做了那么多过分的事。”

    陆琦听着他反常地数落着他自己的不是,心里头那种怪异的感觉越发强烈,顾子期这是脑子哪根筋搭错了?竟然毫无征兆地跟她道歉诶?

    扯扯嘴角不屑地笑笑,她没有接他的话,心里思惴的是,倒要看看他到底要搞什么鬼?

    顾子期并不在意她冷淡的态度,话锋猛地一转:“我和珂歆今天分手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陆琦的表情毫无波动,甚至还想笑。

    顾子期又看向她:“你似乎一点不意外?”

    呵,她当然不意外,光盘是她亲手寄出去的,他這样悲愤交加以及对温珂歆失望透顶的反应,完全都在她的意料之中。

    说句不好听的话,她就是在坐等他们俩分手,這样她的任务才算是大功告成了。

    陆琦嘴角微微勾起,露出讥诮讽刺的弧度:“不,我很意外,想不到这么恩爱的你们竟然会分手,这真的是很不可思议的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是知情的。”顾子期撇过头,看向车窗外:“派人对他们下药或许是跟你无关,但做此事的人,肯定是跟你有关,你应该猜得出我说的是谁。”

    陆琦摇头,“我还真猜不出来。”想要诈她的话套出顾城,没门。

    “你不用替他隐瞒,我心里很确定是他。”顾子期的语气里已不复往日的志高气昂,满满都是遭受‘背叛’后的颓然:“光盘也是他的手笔吧,呵呵,我现在彻底沦为了失败者,你心里一定很开心吧?”

    开心,当然开心。

    不过跟他对汪莹然曾做过的一切,他现在所承受的这一切根本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更开心的是,你下车,我回家。”陆琦真的有些不耐烦了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为什么今天我会把车开到这里。”顾子期把目光又转回到她脸上,像是在回忆:“似乎我们已经很久没有像今天這样心平气和地在一起说话。”

    陆琦愣了一下,心好像被什么给击中,嘴巴不自觉地说道:“因为在你眼中,我的恶毒本质渐渐暴露无疑,并且还间接地成为害死你未出世孩子的凶手,是以你想着法儿的替温珂歆出气、报复我,见到我,你更是没有什么好脸色。”说完,她有些呆愣愣地看着前方。

    顾子期有感觉到她的态度明显有些变化,语气不再冷冰冰,而是带着些幽怨,表情也和方才判若两人。

    “那个孩子......”提到那个未出世的胎儿,顾子期心依旧是感觉到浓浓的痛楚,当时他是那么期待孩子的出生,期待自己能早日成为父亲,但一切都因汪莹然的恶毒而落空。

    所以通过这件事,他对她往日的情分已完全不在,只想把自己心中的恶气出个干净。

    陆琦的脸上像是蒙了层阴影,“呵,我承认,我那时候碰到温珂歆的确是说了一些刺激她的话,可是我根本不知道她怀孕三个月,你就因这个,整的我家破人亡,顾子期,我真的好恨你!”

    “家破人亡?”顾子期留意到她说的这几个字,脸色微变:“你在胡说什么?你们汪家不是好好的?你拉拢到顾城这棵大树,可真是很明智呢。”

    陆琦猛地侧过头,目光犀利地死盯着他,眼神里带着刻骨的恨,还有戾气:“你做过什么自己心里清楚,你设计打压我们汪家,害得我家破产败落,签下累累巨债,我爸不知所踪,我妈被追债刺激自杀,我呢,除了死,我不知道还有什么样的活路?”

    顾子期只觉那是一双来自于地狱的眼睛,渗人的慌,就像只恶鬼附上了汪莹然的身体,来找他复仇。

    他不由吞吞口水,不觉搭上车门把手,他意识到眼前的汪莹然很危险:“去医院看看吧,你已经患上臆想症了。”

    陆琦轻蔑地笑了一声,看着他故作淡定地下了车。

    他一下车,她立马重新启动车子,刷的一声从他面前飞快驶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