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域网 > 薄总,太太又跟人去约会了 > 第706章 薄荆舟呢

第706章 薄荆舟呢

作者:沈晚瓷薄荆舟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
书域网 www.shuyu.org,最快更新薄总,太太又跟人去约会了 !

    是沈晚瓷,但也只有沈晚瓷。

    她穿着白色中长款的休闲毛衣,白色阔腿裤,外套搭在臂弯里,她空着手,和周围拿着大包小包行李的旅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

    薄荆舟呢?

    难道真失忆了,学道明寺喜欢上了别的女人,但不应该啊,他们这是专程去治病的,沈晚瓷肯定寸步不离的跟着……

    该不会出事了吧。

    秦悦织急忙跑过去,挽着沈晚瓷的手,探头探脑的往她身后瞧:“薄荆舟呢?”

    “他……”

    周遭太吵,秦悦织刚集中注意力准备凑过去听,身侧的人就被拉开了,她一脸懵逼的看了眼自己空了的手,又抬头看向沈晚瓷的方向,就见她们刚才还在谈论的对象此刻就站在她面前,一只手揽着沈晚瓷的腰,大半个身体横在她们中间,一脸戒备的看着她,跟只发了狠的狼崽子似的。

    沈晚瓷完全被他纳入了所属范围内,秦悦织觉得自己要是伸手去拉,他能咬她。

    她讪讪的收回了手,算了,不跟他一个病人计较,被咬了还得去打针,她是绝对不会承认自己怂的。

    她朝着沈晚瓷疯狂挤眼睛,无声的询问:“他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说着还当着他的面,指了指自己的脑袋,就差没当场说他有病了。

    沈晚瓷拉了拉薄荆舟的衣服,“没事,这是悦织,是我的好闺蜜。”

    她扫了眼周围,小声道:“你先松开我,其他人都在看我们呢。”

    他的样子太凶,别人还以为要打架呢。

    薄荆舟往后退了一步,和她站在一起,手从她的腰上滑下,改为和她十指紧扣 :“不准她挽你的手,你是我老婆,只能我挽。”

    霍霆东:“……”

    秦悦织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怕是个傻子。

    薄荆舟的性子有多倔,沈晚瓷这段时间深有体会,知道这事如果不顺着他的话讲,肯定要没完没了,所以在他看过来时,她立马点头:“好。”

    秦悦织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好想跳起来给他一脚,碧螺春都没他绿,但她没想到,更无语的还在后面。

    薄荆舟见沈晚瓷顺着自己,愈发得瑟,眉眼间满是得意 :“她还说我脑子有病。”

    秦悦织没想到自己有生之年,居然还能亲眼见一回狗仗人势的嚣张劲儿,气得张了张嘴,半天说不出话来,她扭头看向一旁的霍霆东,男人脸上的表情一言难尽,她不知道他在想什么,但坚定的认为,他肯定和她一样,在心里骂薄荆舟是个傻逼。

    沈晚瓷睁着眼睛说瞎话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有,她问我怎么了的时候,抬手指了指脑袋。”

    “她说的是她头痛。”

    老婆不为自己说话,还帮着别人说谎骗他,薄荆舟不高兴了,“我只是不记得以前的事,不是傻了,她就是在说我有病。”

    秦悦织:“??”

    狗男人失忆了还这么爱告状,果真人憎狗厌是骨子里就带着的,和记忆并没有关系。

    她气得脑仁都疼了,一扭头,就瞧见了身侧的霍霆东,心思一转,立马动作夸张的挽住他的手,仰起头,可怜巴巴还夹声夹气的道,“老公,有人诬陷我,你快告他诽谤、陷害,给他发律师函。”

    沈晚瓷:“……”

    霍霆东顺着她的话哄道:“……公司有几个合同还等着他回去签,等他签完了再告。”

    秦悦织说这话就是故意阴阳怪气薄荆舟的,所以在得到霍霆东的回应后,立刻就抽回了手,不止如此,她还往旁边移了一步,和他拉开了距离,将翻脸无情演绎得淋漓尽致。

    她和晚瓷有半年没见面了,憋了一肚子的话想和她说,她在接到人之前甚至还想着让他们两个男人单独去吃饭,免得妨碍她们说悄悄话。

    结果从出口一直到停车的地方,她硬是没找到机会和沈晚瓷说上一句话,连挨近些都要招来薄荆舟戒备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上车时,秦悦织先他一步握住了后车门的把手,对薄荆舟扬了扬下颌:“你坐副驾驶。”

    薄荆舟看了眼驾驶室的霍霆东,又看了眼沈晚瓷:“我坐后排,我要挨着我老婆坐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你坐前面。”

    “凭什么?”

    “凭这是我的车,”秦悦织硬气道:“所以你就得听从安排,让你坐哪你就坐哪。”

    她想和晚瓷贴贴,她有好多话想和她说,虽然平时在手机上也聊天,但见面和隔着手机的感觉是不一样的。

    “……呵……”薄荆舟冷笑一声,从钱包里抽出一张黑卡扔给她,态度张扬,像极了那些让人恨得牙痒痒的纨绔富二代:“现在这车是我的了,你不准……”

    他本来想说‘你不准坐车’,但想到这个讨厌的女人是晚晚的闺蜜,又憋着气改了口:“你坐前面去。”

    秦悦织:“那你问晚瓷,她想和谁一起坐?”

    这要换成以前,薄荆舟肯定会让步,他虽然是圈子里人人巴结讨好的太子爷,但在沈晚瓷面前,他却是自卑又敏感的,哪怕两人已经结了婚,但他还是下意识的觉得,自己在她心里并没有特别重要。

    他觉得在沈晚瓷心里,江雅竹比他重要,秦悦织比他重要,姜二爷比他重要,甚至连聂煜城都比他重要。

    但现在他失忆了,这些人他都忘了,他只知道沈晚瓷是他老婆,两人既然结婚了,那肯定是深爱彼此的,所以他很有底气的回道:“她是我老婆,肯定是想和我坐在一起,你别想挑拨我们的关系。”

    秦悦织看不下去了,扭头对沈晚瓷道:“晚瓷,你管管他,他到底是动的什么手术,是不是跟哪个倒霉催的熊孩子换脑子了。”

    沈晚瓷捏了捏眉心,但对薄荆舟这种变态的粘人劲显然是早有体会,她对秦悦织道:“你先坐前面吧,等会儿去了餐厅和你说。”

    薄荆舟朝着秦悦织露出一个挑衅的表情,意思很明显:看吧,我就说我老婆要挨着我坐。

    秦悦织朝着他翻了个大白眼,气冲冲的拉开副驾的门:“我觉得去了餐厅,我们可能只能眉目传情。”